仇莊村村口仇莊村全村“家道”仍在修改中
  仇莊村,通州最南的一個村莊,相傳建於明朝,由一位姓仇的人家建村。昨日下午,雨後的仇莊村主路上人煙稀少,道路兩旁的牆上掛著多塊“中華傳統美德篇”宣傳牌,另有一面牆上寫著“愛妻愛子愛家庭,無視交規等於零”。
  大道兩旁住著仇莊村229戶、16個姓氏人家,最近村民們有些忙,忙著追尋“家訓”、制訂“家規”。不久的將來,村裡統一的“家道”也將一併出爐。按照仇莊村黨支部書記王書信的設想,這些家訓將由這一代村民開始代代相傳,不僅“家道”必須裱在各家各戶的牆上,過年時各家春聯也將寫上家訓。
  目前10戶“試點”訂家規
  未來推及全村229戶
  在王書信的辦公桌上,十幾張A4紙上打印著“蘇家”、“王家”、“高家”、“仇家”、“劉家”等十戶人家的家規。王書信介紹說,這是他們從4月開始推行的一個重大活動,讓每家每戶根據自家的家風特色,定出家訓和家規,並由現在開始作為“立家之寶”代代相傳。“家訓”,也將作為仇莊村管理村民、改善村風的一個手段,這一活動將持續推行3年,直至大範圍建立起家規,並起到效果。
  從已擬好家訓的十戶人家來看,家訓內容不外乎是“孝悌”、“忠厚”、“勤儉”、“踏實”等基本內容,不少人家的家訓雷同。王書記家也早早地擬好了家訓,家訓是四個詞,“恕”、“正心”、“誠”、“善”;具體家規是:“學而不厭,積學儲寶;誨人不倦,善行天下;詩禮傳家,文質彬彬……”王書記說,他們家的家規是他和另外兩個哥哥商量好的,立完家規,他立馬給兒子傳了一個短信,告知他今後這就是王家的家規。
  仇莊村目前約有229戶的人家,第一批被要求立家規的是10戶家風良好的優質家庭。據村幹部介紹,這10戶人家算是“試點”家庭,也是他們的“頂層設計”,等這些家庭立家規探討成熟後,將由60個村代表負責起全村200餘戶的“家規”建設,一個代表負責4戶人家。
  家規怎麼定?仇莊村要求每戶村民說出自己家族發生過的故事,根據家風特色擬定最適合自家的一套內容,包括“家風”、“家訓”和“家規”。除了自擬之外,村委會也會幫大家把把關,還邀請了中華儒學會理事徐繼福擔任顧問。北京青年報記者瞭解到一戶立家規的例子:“有個弟弟,他幫哥哥娶了六次老婆,他哥哥的第一個老婆去世了,後面幾個老婆又相繼跑了,但是這個弟弟一直努力幫他哥哥找老婆,還花了不少錢。這家的家訓商量後就定作‘兄友弟恭’。”
  立家規為更好管理村民
  違背家風或將全村通報
  2011年仇莊村被評為“全國文明村鎮”。據村民們反映,十幾年前,這個村比較亂,換了書記之後,村裡十多年來一直主打“孝文化”,每年的臘月還辦了一個村裡最具特色的“老人節”,走訪每戶老人送關懷。
  王書信說,雖然仇莊村已經成為一個文明村,但矛盾也不少,有時他一天要去三家調解內部矛盾,贍養問題、各家說三道四的問題等等。一旦矛盾鬧大了,村民往往就去村委會反映,請求書記幫他們調解。“社會上出現的許多問題往往都源於家教,所以傳統的家風很重要,幾代人若一直傳承下去就會產生很大的作用。”
  仇莊村的幾位村幹部都十分堅信家訓、家規未來可以起到很好的“民事調解”作用。顧問徐繼福正和他們共同修訂最終版的全村“家道”,這一份家道包含孝道、老人道等全方面的內容。書記說等制訂完畢後要精美製作,發到每戶家裡,裱在牆上。至於每家每戶自己的一紙家規,目前的設計是用毛筆寫在宣紙上,寫成兩份,一份由自家珍藏以便代代相傳,另一份將由村史館保留。每逢過節時,各家要把家訓寫在春聯上。
  各家家規如何制約村民們的行為?王書信說,這是他們正在探討的重點,也是一大難點,即如何讓家規最大地發揮作用,不讓它變成一紙空文。“我想的是多做、多評、多掛牌、多受益。”他說,雖然還沒完全確定方案,各家的家訓也還差“具體懲戒”這一部分內容,但他們的最大目的是讓好家風帶動差家風。他說,用農村土話說是“照顧‘好人’,經營‘小人’”。他們將定期做評比,如評出“禮儀人家”、“書香人家”、“善良人家”等等,若哪家問題大、口碑差,還將在全村進行廣播通報批評,“就和酒店評星級一樣,各家各戶以後也會被評星級”。
  村民對家規看法不一
  有支持也有質疑
  對於村裡立家規一事,仇莊村各家各戶的看法並不一致,已經交完“答卷”的十個人家大力支持家風活動,他們中有些是村幹部,有些是村中擁有極好口碑的人家。村民杜振國在村中以孝聞名,他也十分看好這次的家規行動。他說他們家以孝為先,他想把自己的孝行立成家規,傳給自己的女兒,再代代子孫相傳。
  也有部分村民對於這樣的活動表示“不太感冒”。一位2歲孩子的媽媽表示,雖然知道村裡正在組織大家定家規,但她並不關心,有沒有家規都可以。王書信也承認,肯定有部分村民的參與熱情是比較低的,尤其是文化程度較低的家底,支持性比較小,但他相信一旦有人帶動,家規的影響面就會越來越廣。
  對於仇莊村的“家規治村”,北青報記者隨機採訪了一些村民,有些村民認為自有管好家事的方式,並不需要家規這樣的東西,也有一些存在較大矛盾的家庭,對於這種家規活動處於無視狀態。
  對話
  “家風好了才能改變村風”
  對話人:仇莊村黨支部書記王書信
  北青報:為什麼想讓每戶村民立家規?
  王書信:一檔 “新春走基層”的欄目推出家規家風的報道,引起我們很大的關註,與其說是激發我的靈感,不如說是順應了我早有的想法,我以前就覺得家道很重要。舉個很小的例子,每次看村裡婦女們出來遛個彎,說這家長那家短的,這種“碎嘴”帶來了很大問題,村裡60%的問題,往往就是因為這種說長道短引起的。
  北青報:家規能對解決這些問題起到什麼作用?有什麼約束力?
  王書信:這確實是我們最大的難題,家規定好了,怎麼讓各家遵守和執行,以真正改變村風,當然會讓家風好的家庭受益,我們會做評比,全村表揚做得好的,批評做得差的,再比如要讓村民吃飯時都要探討家規等等,目前也還沒完全想清楚實施的手段,但主要是教育村民先有這樣的意識,從認識家規,再到認同家規,最後落實到行動。家風好了才能真正改變村風。
  北青報:您覺得能有多大效果?家風好的家庭不靠家規也可以傳承,家風不好的家庭光靠一紙“家規”就能改變?
  王書信:確實要分不同群體來看,對部分村民來說,家規是不會起到作用的。當然,家規也只是治村的手段之一,不可能所有問題都靠它來解決。我們的家訓、家規更主要的是針對那些內心存善,卻可能文化受限,一直“活不太明白”的這麼一群人,通過這樣的教育幫助他們更好地進行家庭生活。不可能全村都會有改變,我覺得哪怕只有20戶人家有所變化,就是成功。
  北青報:229戶人家,現在才10家訂好了家規,是不是推行遇到了比較大的阻力?
  王書信:我們也還處於探索階段,這10家的家規都沒最終定板,他們只是一個模範帶頭的作用,這幾家做成熟了才能全面推起來。我們還需要造勢,用一系列活動在全村進行宣傳和推廣。下一個活動我們策劃好了,準備給80戶70歲以上的老人家送新的棉被和枕頭,這些老人的床上用品,有些孩子十年都沒為他們更換過,所以我們打算從領導層先帶起頭,入戶傳播“家道”。
  本版文並攝/本報記者 林艷(除署名外)
  專家說法
  應加入與時俱進內容
  對於通州仇莊村提倡用家規治村的做法,北京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夏學鑾表示,家規經過多年傳承,留傳下來的很多都是基本正確的價值觀,比如孝敬父母,不能一說到古代的東西就認為是封建糟粕而完全否定。它們對今天社會的家庭和睦、社會穩定與和諧也都是有價值的。我們應該對傳統文化進行篩選,選擇符合當今社會條件的東西,淘汰那些明顯不符合時代潮流的糟粕。但是光憑這些家規治理村莊是不夠的,畢竟今天的社會比以前更加複雜。我們一方面要從傳統中尋找精華為我所用,另一方面,也要考慮與時俱進,加入一些能體現時代精神的內容,比如愛國、進取、自強不息等,使得這些用來規範人們行為的指導性內容更適合現在的社會。
  文/本報記者 李澤偉  (原標題:通州仇莊村想讓每戶立“家規”)
創作者介紹

電車男

dp15dpmnz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